3个月前 (11-04)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深夜,女儿睡着了。我看到她感冒后有一道还没封好的疤痕,就小心翼翼的拿着纱布和胶布,开始医生换药。

“好痛,好痛。”突然,她醒了,大声哭着,不停地蹦蹦跳跳。

我想我没有遇到什么力度很大的事情。怎么会这样?。我找不到原因,也许是我不喜欢我把她吵醒,没有接受我的心。

说起这个疤,一周前我们去公园玩,不知道是被蚊子咬了还是怎么的。我们的肚子上长了三个类似蚊子咬的水泡。当我们回到家时,我们发现防风油像蚊子咬的一样。

几天后,一个痊愈了,一个有点化脓,另一个水泡变大了一点。因此,涂抹消炎药膏,在上药前挤出轻微溃烂的药膏。

有一天,学校老师说有水泡出血,经校医治疗,贴了创可贴。那天晚上,我用药膏把它包起来,以免其他东西碰撞。

一天后,小的一个接一个好起来,大的却没有感觉好起来。去药店买了新的消炎药膏,希望能快点好起来。

包扎了两天伤口,外观变成了干疤。我以为我不需要药膏,只是包了一层皮保护我不受伤害。

已经凌晨一点了,女儿还说伤疤疼,家里没药。妈妈太紧张了,不敢去医院,眼前的一切都导致需要看中医。

半夜是急诊,急诊儿科挂号费一元、二十元,治疗很重要,不管他多少钱。

敲开急诊儿科的门,女医生迅速起身,穿上白大褂,查看了网上系统数据,点了她的名字。

我们走进去,孩子正对着医生坐着。

“我能为孩子做些什么?”医生问。

“我胃里有个水泡。现在我说我肚子疼。”我说。

我顺手拉过女儿的衣服给医生看,医生看着说:“这么大的水泡,我们去隔壁做手术吧。”她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冲到隔壁。

来到急诊外科,我们是男医生,但我们也看了一眼,说,“好像很严重,应该去对面看主任医师。”我们还没站稳,就去了对面的急诊手术室。

到了主任医生面前,也看了看,说道。

“你知道是什么导致的吗?”医生缓缓问道。

“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上面还有两个,已经愈合了。”我解释道。

“过来摸摸我”

水泡大概有硬币大小,周边有点红。医生用两个手指按压水疱,孩子感觉有点疼,就没有再按压。

“化脓了,把里面的东西放出来。”医生说。

“那不是很痛苦,”孩子的妈妈急忙说。

“是的,当然疼。”

“我们吃麻药吧。”

“不麻醉可以抱孩子吗?”医生说。

医生的话似乎有道理,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一点点疼痛会让孩子遭受如此多的痛苦。如果我注意了,我可能会没事的。我仍然责怪自己没有对孩子负责。既然如此,我就听天由命吧。

“那还不快。”母亲说: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带孩子去儿童医院。他们什么都有。住院几天后,他们可以做手术。他们可以进行全身麻醉。把里面的东西放出来。”医生建议。

“之后也疼。”母亲说。

“当然,换药也疼。”

“好吧,我们明天去儿童医院吧。”母亲无奈地说。

听了医生的话,我觉得灾难迫在眉睫,真的到了这个地步。。这次事故没有时间处理,手头的工作必须放下,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烦恼等着我们。我妈只会听医生的话,尽力应付这一切。感觉女儿这次真的是命中注定了。

就在这时,一名保安走了进来,对医生说。

“外面有个破脑袋大水泡的男人。去看看。”保安讲完后,他转身走了出去。

我们不知道医院是怎么运作的,只想快点处理我们的事情。

医生什么也没告诉我们,也没看病历,就出去了,好像我们是来玩的。

当我们来看医生时,钱已经付了。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也没有合理的解释。笔记本里没有记录,所以结束了。

回到家,孩子说肚子不疼,大概是累了。他一下子就睡着了,整个晚上身体都没有翻身,好像什么都没有。

晚上,我还在想,不知道明天这么大的事该怎么处理。如果孩子要住院,儿童医院离家太远,几个工人都管不了,一头雾水睡着了。

早上七点就起床看要准备什么,因为我经历过儿童医院拥挤低效的情况,真的很迷茫,极度失落。

我在想,其实旁边的人民医院也应该有外科,不拥挤,服务态度好。去年在那里看过医生,感觉他们的医德很令人满意,应该考虑一下。

孩子固然重要,但不要把小事放大,要动脑,分析,掂量大小。他们不应该盲目用大钱,因为一个小伤疤而住院。

为了转到方便就医的医院,我上网查了医院的基本信息,最后决定去医院治疗儿童疤痕。

早上10点,孩子还是没有起床。每天看病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了。还需要看医生吗?当你匆忙的时候,你仍然不知所措。

突然,我想起了一个人,我的阿姨,曾经的儿科医生,在这些问题上拥有最大的决策权,应该先征求她的意见。

巧合的是,我阿姨因为脚的问题住院了中医。前几天还带孩子去看她,于是决定再去中医院和她商量一下。

我们来到古街医院的病房,聊了聊昨晚医院里发生的事情。

“这家医院为什么会这样?”阿姨说。

“我也觉得他们太过分了。”我说。

“好大的伤疤。前几天我没听你的。”顾姐姐看着孩子的伤疤说道。

“前几天还在流血。校医给它治疗,贴了止血贴。晚上洗完伤口,用消炎药包好。第二天换了新的消炎药,疤痕就好了。”我说。

“她没吃消炎药吗?。”

“不,她不想吃。”

“她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但是疤痕很红很发炎。”

“要不要看医生?。”孩子的妈妈问。

“没有,但是吃点消炎药。有头孢菌素吗?。”

“对,还有丽君莎。”我说。

“我不懂日君沙。这可能是一种新药。”

“是表哥医院推出的消炎药,处方药。”

“没关系。”

听了阿姨的话,我们信心满满的回家了,第一时间就是给孩子们吃消炎药。晚上,孩子的伤疤破了,流了很多脓血。我们对它进行了处理,用双氧水消毒,用消炎药膏包裹。

第二天,疤痕还是流了一点血,但是外面的红圈小了一点,也没那么疼了,我就放心了,我们做对了。再次消毒,涂上药膏,服用消炎药。看孩子们的表现,估计明天就能上学了。

一院三位医生推脱疤痕疾病,建议在儿童医院住院手术。结果他们吃了几次头孢类消炎药,换了几次消炎药贴。只是花点时间的问题。十几块钱的药,会处理好的东西,会被无良的医德折磨。这是一个虚名,为好心人做事,其实是在增加你的负担和烦恼。

如果你听了他们的话,去儿童医院住院,没有几千块钱是停不下来的。钱不是问题,是时间和人的利益。

这是我们第二次在中医院遇到事情。上次是小孩子摔跤,因为怕孩子头出问题,所以来医院急诊。医生还推荐我去儿童医院做全身检查。这样的医院,这样的做法,谁会去找他们。。

最权威的中医院是有意求医,不喜欢就放弃,还是看着行医的风险而勉强度日。华佗的救世精神在哪里?这些例子不仅展示了一个人的医德,也反映了一个医院的管理。

医生拯救生命的目的是给人们最简单、最好的治病方法。在名利面前,推卸责任,怕麻烦,崇尚高增长高消费,失去节约原则,扩大资源浪费,那么道德就倒了。

环保主义者保存更多的伤疤,没人能包扎好。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18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