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11-09)  感动世间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十一二岁的时候,经常去老家东边的老井打水。

当时,村里几百户人家只有两口能让人吃的甜井。我们住在村子的东边,吃东边的井水。这口井很深,大约有四五丈深。从井口到井底,都是青砖砌成的。井口用几条长石条水平铺设。井口周围竖立着几个木制滑轮梯架。在井的下面,北面和东面有几个长长的石槽,村民可以喝牛,妇女可以洗衣服。石槽外围是一片空地,北面是东西大街,东面是剧场平台。

提水时用小水桶拉水。年轻有活力的人,绑一个大桶拉两次就够挑一个了。绳子太粗了,我的小手只能抓住它。拉水时要全身用力,用力甩手臂,双手交替拉动滚动的木滑轮。双腿分开,全身重心后移,交替拉井绳用力左右扭动臀部。拉起的井绳相互交替,木梯架下的大石头顶部很圆。这样井绳就不会碰到水,使用时也不会打滑,保证了挑水人的安全。

冬天,青少年去井边挑水很难,也很危险。因为人们在不停地挑水,从早上的黎明到晚上的黄昏,人们总是去井边挑水。在平台上,滑轮梯下,经常有水滴成冰,脚滑。吊桶吊至井口时,一手伸出,侧着身子抓住井绳末端,抓住吊桶。此时,脚跟必须站稳,否则重心会前倾。如果抓不住井绳,或者抓不牢吊起的吊桶,吊桶会带动井绳下落,木滑轮会快速反转,甚至吊桶和井绳一起掉入深井。更有甚者,如果脚跟站不稳,水桶就会下沉,把井绳拉起来,井绳瞬间就把人带到井口边上。

十几岁的孩子不去井边挑水,家里的大人也不放心。我们家人口多,劳动力少。我父亲在县城工作。生产队的农活和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靠妈妈。妈妈经常在黎明时分去田里,除了两顿饭,直到天黑才回家。有时候,奶奶做饭或者热猪食的时候急着用水,回家就等不及妈妈去拿水了。那时候每天放学回家,先看看水箱里有多少水。如果水不够,放下书包,去井边打水。因为我还年轻,还没长大。当扁担搭在我肩上时,扁担钩钩住的两个水桶还着地。我不得不把杆子的钩子挂在杆子上。我根本挑不到两桶水,只有两桶半。当我开始挑水的时候,我像拨浪鼓一样左右摇摆,这个负担让我咧嘴笑了。

那时候,每当我去老井打水,只要我二哥知道,他就会立刻追我到井边。我们一起拉起水,我们两兄弟用长杆子挑着两桶水。蹲着弯腰抬的时候,二哥个子高。他总是向前戳杆子或者向后拉杆子钩。我在前面,我二哥在后面,扁担压得像一条弯曲的船,两端都翘在我们的肩膀上。提着满满两桶水,我们走不上家门口的台阶,只好放下扁担,一个个挪到水箱边上。移到水箱底部,喘口气,我们两兄弟又会一起努力把水桶举到水箱边上倒水。一趟又一趟,直到水箱满了,冰凉的井水在水箱里打转。

如今,我们家乡的老井已经封了,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然而,那口永恒的老井将永远留在我心中,清澈透明、微甜爽口的井水将永远滋养我的心。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2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