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1-20)  感动世间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除夕那天,我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新年祝福短信。一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这条信息是由王迪签署的。脑子里好好想一想“百度”看这个没什么印象,却没有结果的名字。我会回去的:“谢谢大家的祝福。是谁呀?”短信很快又来了“徐姐姐”。

记忆的前奏被这个名字,那个我,那个人拉回了那一年。

2000年2月,我被分配到矿上实习。按照规定,我得先在一线工作。我头上戴着矿灯的自救器,腰间围着自救器。日出日落,我骑着笼子上上下下,成了真正的矿工。煤矿状况良好,年产现代化矿井和机械化采煤300万吨。除了脸有点脏,我没有太多体力劳动。只是无聊的生活和青春的激情依然让我痛苦。

我的团队不到20人,工作面只有7个人。我和师傅开采煤机割煤,前后也有移动架移动液压支架。

许歌,一个农民工,和我的关系最好。他和儿媳王迪在矿门口开了一家小饺子店。因此,我经常去他家吃饭。熟的时候总是叫徐姐姐,以至于后来都忘了她的真名。徐夫妇出生在农村,矿山改为承包制后,他们才有了稳定的生活。徐嫂是个开朗豁达的女人,很多工人下班后都愿意来她店里吃半斤饺子,喝一杯酒解乏。

七月的一天彻底打破了平淡的生活。那天下午,我知道地下发生了一起触电致死的事故,有人在小巷里触电身亡。我大吃一惊,很快确认死者原来是许歌。树梢上蝉的叫声,伴随着徐嫂声嘶力竭的哭声,传遍了整个矿区。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近距离感受死亡,一个熟悉的人瞬间就消失了。徐师兄被工友用担架从井里抬上来,徐嫂哭着晕倒在地。我的心震惊了……

那天有几个亲戚从我老家来,许歌因为开心,上班前多喝了几杯。徐大嫂本来可以阻止他去上班,但是她忙于照顾亲戚,无暇顾及丈夫。他下井时,用锚杆打在架空线上,瞬间380的高压电击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徐哥哥走后,徐姐姐的水饺店勉强维持生计,生意却变得冷清了许多。只是下班后,我坚持叫几个同学去徐嫂的水饺店要了一盘水饺。

冬天,大雪纷飞。一纸调令把我调离了这个矿。临走时,嫂子徐特意给我包了一碗包子来送行。认真的告诉我,“请记住,以后无论你是哪个矿的,一定不能违规,一定不能喝酒,一定要保重身体。”

那一年,矿上的那个人,终于消失在模糊的视野里。

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矿。偶尔在网上和以前的工友聊天时,得知徐嫂已经和另一个矿工再婚了。她的水饺店还开着,她自告奋勇在矿上当安全助理。只要是在她店里喝酒的员工,她绝对不会让他们喝完酒再去上班。如果说服不了她,她会含着眼泪拿出钱包里徐师兄的照片,讲故事,这些都没用。

这个矿,这个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越陷越深,直到沉入心底。只是偶尔,总会有难以掩饰和表达的忠诚祝福。我希望我的,那个人,能够安全/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22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