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周前 (11-22)  心情随笔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首长恨歌流传了几千年。第一部《梁祝》不知触动了多少心弦。人类爱的泪水,人们总是不遗余力地书写,代代相传。也许是偏远地区,也许是缺少名人青睐。如今很少有人知道,在浑河之畔,在盛京城(1634年,皇太极在清朝改名为沈阳盛京),有一首永远的爱国爱山更爱人民的歌。震惊了执政党和在野党,震动了帝国,传遍了松辽平原,跨过了白山黑水。是清朝开国皇帝皇太极——与宸妃海兰珠之间的爱情故事。

天聪八年(1634年),科尔沁草原的秋天,天高云淡,没有云。一望无际的金色小草,在微风中,随风起舞,翩翩起舞。在去盛京的路上,有一个巨大的马队拿着旗帜和横幅,在草原上慢慢移动。那是蒙古科尔沁王,他带领大臣护送他的妹妹海兰珠到盛京嫁给可汗。与帝王联姻是科尔沁草原的一件大事,关系到草原的安危,关系到部落的兴旺,关系到亲人的幸福。

或许,骑在马上的科尔沁王,还沉浸在亲密无间的喜悦中,还沉浸在对科尔沁草原未来的想象中。但是坐在乐乐车上的海兰珠却是满脑子的想法。离开家,离开亲人,远嫁他乡,与可汗朝夕相处,与嫔妃平分秋色,无论是福是祸,是喜是忧,就像滚滚波涛,一起涌上心头。车乐在慢慢前进,她的思想也在漫长的旅途中。

连日的奔波,连日的疲惫,被之前的场景冲淡,被之前的场景震撼。还没进入首都,迎亲队伍,浩浩荡荡直奔而来。他们有锦衣卫、朝廷大臣和皇妃。京城也是一片欢腾,除了皇宫里五彩缤纷的装饰品,满街欢腾的人,都想看看贵妃的风采。在所有人当中,最幸福的要属爱新觉罗的皇太极。这个硬汉,已经过了毋庸置疑的年龄,就像是第一次新郎,喜气洋洋,不知所措。少年时,他与父亲努尔哈赤战无不胜。他不仅勇敢善战,而且学识渊博。

同时,能和他们相比的人很少,能和他们交流的知心朋友更少。好像是上天的刻意安排,又好像是命运之手。春天,在科尔沁宫欢迎可汗的宴会上,随行的海兰珠深深吸引了可汗的目光。眼前这种优雅、优雅、端庄的美,不就是你在梦里苦苦追寻多年的吗?可以说,“找了他上千次,蓦然回首,那人已在昏暗的灯光下。”当得知海兰珠还没有结婚时,可汗欣喜若狂,立刻下定决心要采集草原的美景。一切都那么自然,一切都那么自然。

草原之女海珠,对得起科尔沁草原的期望,更不用说可汗的宠爱了。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不仅赢得了皇后和嫔妃的尊敬,还引起了单于的共鸣。谈论诗歌、绘画和书法赢得了可汗的青睐。崇德元年(1636年),封关雎宫宸妃为四嫔妃之首。关罗,字从诗经:“关罗鸠,在江岛。美丽贤惠的女人是绅士的好配偶。”由此可见,皇太极对待海兰珠有多用心,有多宠爱。

清崇德二年(1637年),宸妃生下皇太极的第八个儿子。为此,皇太极大赦天下,相当于给了这个刚出生的婴儿太子的称号。这在清朝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足以说明皇太极对母子俩的重视和珍惜。也许,小王子不想看到这样的历史悲剧,但是他对三千人的恩情被集中在一个身体里,六宫的粉末和油漆消失了,没有再发生,他在不到一岁的时候就匆忙死去了。这对皇太极无疑是沉重的打击,对海兰珠更是致命的打击。从那以后,她备受打击,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中。

时间不会因为人的悲伤而停止流动。历史按照其固有的规律,继续向前发展。崇德六年(1641年)九月,皇太极率八旗、科尔沁铁骑在锦州、嵩山与明军交战。战争双方都投入了他们最好的团队。双方都非常清楚,这场战役的胜负将决定各自朝代的未来走向。没有人输不起,他们会拼搏到底。数十万大军,数百里宽的正面战场,马奔腾,尘土飞扬,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正当双方军队激战正酣时,一封加急信送到了军队,宸妃病了。

得知海兰珠病了,皇太极一刻也没有犹豫,安排好了战争,第二天早上匆匆赶回盛京。一群人日夜工作。五日,当他收到宸妃临终的第二封信时,他立即催马直奔盛京。战马换了一匹又一匹,无论战马跑得多快,它们都没能赶上宸妃的提升。第三封信送到太极时,他怒喝一声,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在千军万马之中,这个四处驰骋杀敌无数的铁血硬汉被彻底击杀。当他看到心爱的宸妃静静地躺在玉床上,永远地闭上眼睛时,他放声大哭,昏了过去。

宋大姐并没有减轻他心中的痛苦。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冲淡他内心的悲伤。他在最隆重的葬礼上埋葬了心爱的妃子,并写了悼词表达他无限的悲痛:“我遇见了你。深爱。只想分享财富。我不想花时间。中间离婚。我死前爱你。虽然没有忘记。回忆和叹息。这是为了陈的牺牲。表示关心。我还是命令喇嘛们讽刺念经,希望你们早点过上好日子。”翻开中国的历史,细细品味。是的,问你能有多少悲伤,就像一条河向东流的悲伤;是的,军队中的悲剧停止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会骚动,直到他们踩在马蹄下的飞蛾眉毛;只有少数,既敢马上横刀,又明明又爱又恨的铁皇。或许,皇太极可以补上这缺失的一页。

清崇德八年(1643年),朝臣们看到皇太极终日郁郁寡欢,担心他的身心健康。动员他去郊区打猎,以减轻他的痛苦和抑郁。但事与愿违。在去打猎的路上,我碰巧路过宸妃的墓。见物思人,这又一次让他想起了过去,加重了他的惆怅,回宫后又病不起。同年9月,在宸妃逝世两周年之际,他也抛下了用毕生心血打下的万里山河,匆匆追她。“问世人,什么是爱?教生死。”袁浩文可能没有想到。就在他死后400年,一个人,一个皇帝,用他的行动回答了他关于天堂的问题。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2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