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3-11)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时候的云小调皮,人们叫它“孙猴子”。所以我没有惹我老母亲生气。火气大了很多的时候,云怀疑老母亲是不是生了。有一个月,夜黑风高,云离家出走。然后那天晚上我就被我爸抓了。

跪在云妈妈的床前,她突然看到妈妈哽咽了,眼睛在流泪。

Cloud惊呆了。震惊了母亲的哽咽,震惊了母亲的双泪。

老母亲的哽咽,像三月九冬天过后春天的阳光,熨过了云的心。

老母亲的眼泪,像静静的春雨,滋润着云的心灵。

从此,云才恍然大悟:没错!沙发上的是狄云的母亲迪勤!

从此,我妈在沙发上的眼泪永远在云里闪耀。

从此,母亲的眼泪,在云的心里闪亮着,是云前进的动力。

不管云是农民,泥腿上都是吓人的水蛭……

不管云是做箍的,下乡走户,睡亭子盖蓑衣……

不管云是铁匠,十六磅重的大锤都会烧……

不管云是关了,关了,断了工资,还是被人打死……

不管云是老师,坐在三尺讲台上守着一个学生……

1982.土地承包,早稻收割后种植晚稻。没有抽水工具,季节不等人。用一个木桶,云朵在短短一个上午就灌满了一亩六分田的水,创造了村里前所未有的奇迹。

1984.一个黑暗的夜晚。我的好朋友老乐去云所在村子租的破房子给云送湖南省自学考试成绩报告单。

四年后,凭着小学三年小板凳上半文盲的经验,云利用业余时间,躲在竹林里、废弃的猪舍里、水泥仓库里……,征服古代汉语、现代汉语、中国古代文学、中国现代文学、外国文学…

人生有许多云走过,心中满是老母亲的眼泪。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9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