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3-11)  文学百科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香窝窝,奶奶蒸的杂面窝窝头,温馨的童年回忆。

在我八岁之前,我妈妈把我送到外婆家寄养。每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我问我的祖母要一个甜蜜的小窝。

奶奶又白又高,在生产队是个好工人,看家也不逊色。当时二奶奶家在奶奶家东边,中间有个小走廊。走廊尽头,靠近二奶奶家的地方,有一块椭圆形的空地,上面有一个石磨,用来碾碎奶奶蒸的大部分玉米面和黑豆面。

石磨不大,中间被一个红褐色的枣框捆住,枣框的每个对角都有一个手腕粗细的圆孔。推石磨的时候,一根粗大的木质杠铃插在圆孔里。两个人掉角,一人一个,把胸贴在木杠铃上。用双手紧紧握住它们。同时,石磨会转圈向前滚动。由于磨盘和石磨之间的长期摩擦,这个石磨的表面非常光滑。每次奶奶用石磨碾玉米或者黑豆,我都会抢着去推。刚开始我很感兴趣,一个人推起来很轻快。时间长了,感觉有点硬。每次,我奶奶都注意到她没有抬头看我。她会一边用右手拿着小米秧的扫帚给我打气,一边扫磨盘中间的玉米或者黑豆渣。然后,她熟练地把左手向后伸,用力把木杠铃握回去,向后倒,一边扫,一边用力拉着石头磨。

擀完这些,奶奶拿来一个长方形的大筐,上面放着两块条形的薄木板,再拿来一个圆筛锣,把圆筛锣平放在薄木板上,倒入一些碾碎的玉米或黑豆,一手抓住筛锣的边缘,快速推拉。筛子锣在奶奶手里,就像一个不停摆动的钟摆。“。锣的筛底很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针尖那么小的洞。稍粗的面粉会被它挡在筛锣里。这时,奶奶找出一个鸭嘴簸箕,把筛过的碎渣粉倒进去,双手的两端在磨盘中间不停地均匀晃动,然后再推石磨。就这样,直到玉米或者黑豆被碾碎只剩下一点面包屑,奶奶才会停下来。

当时楼道西边奶奶家附近有个大灶火,灶火上放着一口大铁锅,奶奶的香窝都是用它蒸的。

奶奶喜欢半蹲在地上,左膝高右膝低,稳如拳击手的马拉步。首先,她按照比例,在一个缺角的大瓷碗里挖玉米粉和黑豆粉。然后,她加水,用右手左右拉,再加水,卷起来,用右拳压,直到面团软硬适中。这个时候,到了要努力的时候,她只看到两个奶奶。

赚大钱。奶奶找来一块新的白布,泡在水里,拿出来轻轻盖上。不一会儿,脸盆里结实的面团软塌塌的,胀得好像脸盆都装不下了。这时奶奶开始蒸香。让我们在奶奶手里做一个面团球。还没等我看清楚过程,它就在锅里的箅子上变成了香窝。可能奶奶手指太纤细,蒸出来的香窝都像塔尖宝塔,每次都让我喜欢从塔尖吃。

锅后面的香窝里,奶奶很老气。她不喜欢用“时髦”的工具,比如铝制炊具。她喜欢用原来的木盆梁,木盆盖,高粱秸秆箅子。她喜欢用劈开的木柴来烧火。她喜欢拉风箱“咕咕咕/[/]

在外婆家的时候,香窝窝是我的最爱。每次出去玩都要带一个,成了口袋里的常备零食。记得有一次,我在外婆家附近的河里玩水,河水泛滥,吐出来的都是香窝,还引来一群野生鱼虾抢食。

八岁那年,我离开奶奶,回我们村上小学。走的时候奶奶特意给我蒸了一锅香,现在我还是满满的幸福!

现在,奶奶已经去世20多年了,我在窝窝头吃过无数的杂粮,却没有尝过奶奶香香的沃沃的独特味道……

奶奶,我想你!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192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