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28)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编辑推荐:随着一声闷哼,我肩膀上的重量增加了一点,我转头看着她。她看着前方,伸出手,似乎抓住了什么,终于无力垂下。

———如果有成千上万盏灯,我会保留一桌食物,等你回来,直到没有几盏灯。

当我再次经过那里时,我还是那个女人,仍然穿着旗袍,坐在别墅前。女人漂亮,身材好,又贵。

我停下来,远远地看着她。我不敢唐突。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我被她吸引住了,尽管她有一个丈夫。

关于她,我也从附近的人那里听说:

她是一个大家庭的女儿,父亲是外国商人,母亲难产去世,父亲带着她四处经商。

她老公在军营,还是个大官,立过不少战功。她的男人对她好,爱她,爱她,宠爱她。这里的女人都羡慕她,她长得好看,家里有钱,男人对她好。

在战争不断的时候,没有长久的和平日子。她的男人被派去打仗,男人让她在他走之前在家等他。

她以为男人会像以前一样带很多东西回来哄她。没过多久,一个带血的手镯带坏了消息给了女人,但她想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她的男人永远留在那里,被敌人的大炮击中,但手镯只是在破衣服下面找到的。在我父亲回来的路上,货船被海盗抢劫,人们被杀,扔进海里喂鱼。

一次又一次的打她之后,她得了一场大病,然后就变成了那个样子。她每天都穿得很好,在她家门前坐了一天,等着那个再也回不来了的人。

站了很久,我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我想离开这个地方。如果她愿意,我希望我能把她带走。当然,这只是我的错觉。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我离开了那个地方,离开了那个让我怀念的人。慢慢的,却也忘记了,只依稀记得那个人的身影。

陪着妻子走在街上,她试穿了一件月牙色的旗袍,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个人的样子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回到家,派人打听地方,说有饥荒。

第二天,我让老婆收拾东西,只说要去看老朋友。回到那个地方,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了,人都被遗弃了。

有人问,这段时间干旱、饥荒,大家都吃不饱,政府也不顾他们的死活。一个女人的家庭有一些钱,她支付政府救济。当政府收到这笔钱时,她再也没有见过面。

人饿了,不知道什么是良心。他们帮不了政府。他们把怨气撒在女人身上,冲进女人家里,抢食物和贵重物品,女人被赶出去。

在破旧的房子前,有一会儿,我不敢进去,但我推开了门。她病得连床都起不来了。听到声音,微微睁开眼睛,眼里有疑惑,有警惕。

是的,她不认识我。

她和我认识的那个不一样。我认识的那个就像一朵盛开的野玫瑰,现在她快要枯萎了。

那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我们聊了很多。我表达了对她的爱,她很惊讶。

谈到丈夫,她流下了眼泪。她说她等了这么久,没有等他。她甚至没有拿着她留下的手镯。

我从口袋里递给她一些东西。是的,是手镯。她看到后非常激动,挣扎着爬起来。我扶她坐起来,给她穿上。她的手很细,挂在手上的东西似乎是空的。

她小心地抚摸着手镯,哭了很久。我不停地擦她的眼泪。她哭累了,靠在我的肩膀上。

“先生,你真是个好人。”

我苦笑着摇摇头。

她让我把她腰上的刀给她。她说她累了,不能再等了。她想陪着他。我什么都没说。我把刀拿掉了。她看着我,我笑了。

“别担心,我不怕,请让我陪你。”既然之前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那我就是最后一个陪你的人。最后一句话我没说,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一声闷哼,我肩膀的重量又多了一分,我转头看着她。她看着前方,伸出手,似乎抓住了什么,终于无力垂下。

她带着微笑安详地离开了人世。我猜她一定见过那个她等了很久的男人。像那样,很美。我以前从未见过它。

我帮她收拾好,带着她,把她埋在一个靠近她爱人去世的山川的地方。

从那以后,有两个地方埋葬了我一生中唯一打动过我心的人。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43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