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8-31)  感动世间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中小学历史教科书涉及唐代李世民、魏徵的史实。不可否认,李世民善于教导、虚心听取魏徵意见的优秀品质传递到学生的思想教育中,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但是,从更深层次的历史思维来看,历史现象的出现离不开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澄清李世民和魏徵之间关系的原因并不容易。通过弄清楚这种现象的因果关系。提高学生综合分析问题的历史思维能力。这是学习历史的最高境界。为此。本文试图分析这种君臣关系的来龙去脉。为读者提供食物。

一.“推碑”和“砸镜子”

公元643年,魏徵死了,唐太宗死了,哭着叹着,说着千古名言:“以铜为镜,可以穿衣;以古为镜,可知兴亡;看人如镜,能见得失……魏徵死了,所以他死如镜。”他还让大臣们写一段魏徵《朝华遗事表》作为座右铭。

唐太宗和魏徵一直被视为历代圣贤和谏士的楷模。魏徵在世时,唐太宗以他为镜“ ”并主动组建家庭。魏徵死后,唐太宗“弃朝五日”,亲笔题词。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魏徵尸骨未寒之前,唐太宗竟然更改了占卜,不仅打破了衡山公主与魏徵长子魏淑玉的婚约,还一怒之下亲手砸碎了魏徵的墓碑。

有人认为唐太宗李世民行为反常有以下几个原因,就是“雷霆万钧”。

原因之一,魏徵推荐给李世民的两个人才后来参加了叛乱。一个是侯,一个是杜。

第二个原因是,魏徵曾将自己记录的劝谏词,向负责编纂日常生活记录的褚遂良请教,唐太宗李世民曾向他请教。褚遂良是当朝的史官,魏徵这样做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好名声。我也想给自己留一条出路。但他忘了,当时李世民的皇位只是发动玄武门之变才获得的,他背负着杀兄逼父夺权的骂名。因此,李世民本人也想留下好名声。这样做,魏徵实际上是在与李世民竞争,记录李世民在历史上的错误行为。李世民不能容忍这种情况。这种与皇帝争名夺利的做法成为唐太宗和李世民的禁忌。伤透了唐太宗的心。

有人认为,魏徵反复过度“训诫”导致唐太宗产生“逆反心理”,推倒墓碑只是唐太宗长期压制的歇斯底里的发泄。

综上所述,后人认为李世民所谓的对魏徵的爱都是假的。但我更希望魏徵与李世民的个人关系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唐代,魏、李和君臣之间的界限并不那么明确。甚至越界了。这确实引起了李世民内心的不满和自尊心的丧失。否则他也不会遇到他的妻子长孙皇后,愤怒地说:“总有一天,我会杀了这个乡巴佬!”有失尊严的尴尬气话。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作为封建社会的最高统治者,李世民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君臣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界限鸿沟。对李世民来说,采纳魏徵的一些训诫是保护皇权和用人的权宜之计。在这个过程中,如果魏徵这个皇权和大臣的权力没有掌握好,稍有失误就会被老虎伤害。即使李世民对魏徵的劝谏不情愿甚至反感,但为了唐朝的大局,他还是耐心地接受了。

永远不要撕破君臣对立的面孔。相反,它给了魏徵“无限的话语权”。魏徵就像一个老兵,被别人引用,口若悬河,仿佛在教训一个没有主见的少爷;在皇帝的私生活中,魏徵就像一个长辈,苦中带泪,更像是在教育一个无知的孩子。据史书记载,魏徵为唐太宗服务的17年间,有200多条有史书记载的训诫要考,他做了10万字。

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诸多方面。连皇帝的私生活都要管,这往往让唐太宗无法下台。显然,陪伴老虎的人没有伤害自己,而是贴上了老虎的训练服。很听话。他被视为“人体镜像”,评价很高,老少皆宜。其中,事情的真相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然后,在魏徵去世一年后,李世民一反常态,推倒墓碑,打碎镜子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从当时唐朝的客观历史背景中寻找主要原因可能更为准确和全面。

二,山东问题,魏与李的联系

隋末,杨迪皇帝的肆意征收导致了隋末农民起义。公元617年,李世民父子李渊出兵太原,618年,唐朝建立,定都长安。魏徵作为前朝旧臣,不是被杀,而是被尊为贵客。和谐的君臣关系背后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吗?历史的真相是什么?只要放在当时的政治、经济、民族问题的背景下分析,李世民与魏徵的关系并不像后人理解的那么和谐,而是非常微妙。复杂又混乱。

1.初唐政局的需要。

唐力坐镇山河后没多久,大唐在周边局势中就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在大唐不稳定的局势下,南北之间尖锐的民族矛盾更加突出。高句丽则盘踞在大唐东北,虎视辽东。突厥、吐谷浑等北方民族不断入侵西北。危及长安城。在这种复杂的形势下,李世民必须首先处理好西北问题,使关中跑得稳稳的,然后再派兵东进解决朝鲜人在辽东的问题。要想打破西北的困局,必须依靠山东问题的解决,一个一个来。李世民需要采取正确的策略安抚山东,从而达到稳定关中、巩固自身统治的目的。俗话说,“出国前一定要安顿好”。只有解决山东问题,才成为唐朝解决内忧外患的当务之急。

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李世民不愧为唐代杰出的政治家。我立刻想到了魏徵。只要你抓住魏徵,你就会抓住问题的要害。

魏徵是东晋大臣中最能代表山东平民群体的关键人物。只要他能战胜魏徵,李世民就能牵制山东的士族势力。只要解决了山东问题,李世民就可以利用山东士族势力和民女集团来影响关中,进而解决西北突厥问题。

这个时候,如果除掉魏徵、山东的士族势力和民女集团,而不是被李世民利用,就会成为影响大唐统一的另一个令人不安的因素,这是李世民不愿意看到的。因此,李世民对山东的平民群体非常慷慨,宽恕他们的死亡,让这个群体心存感激。

由此可见,魏徵是山东平民与大唐的纽带。如果魏徵崩溃,山东的老百姓必然会跳懦夫。破局关键在山东问题。因此,李世民“在走下坡路,而这个国家却不安全”。第一个任务不是巩固中央集权,而是协调各种政治力量。为了保持头脑清醒,李世民总是保持“的状态,为和平时期的危险做好准备”。魏徵一再激怒闫隆而不失去理智是不可避免的。它也成为魏徵和李世民之间权力平衡的政治资本。

为了获得山东集团的支持,保持朝中政治势力的平衡,唐太宗作为一国之君,不得不耐心听取大臣们的建议,把所有的不满都埋在心里。《贞观政要》中有很多君臣语录。这些话几乎就是三句话:“居安思危”,“如何守住”。这些都是李世民上任后的迫切需要。然而,只有让这些话从大臣们的口中说出来,李灿世民才使国家“运行混乱”合乎逻辑。

如果我们看透这一点,李世民和魏徵的一些对话是非常微妙的。为了实现自己的名声,当李世民听到魏徵的反对意见时,他总是首先指责它,这导致了魏徵“。愿陛下让他的特使成为一个好大臣,而不是一个忠诚的大臣。好大臣赢得好名声,而国王得到绰号。他的子孙世代相传,福禄无量。忠臣亡国,君陷大祸,家失国亡,名空”。(愿陛下使我成为贤臣,而不是忠臣。好大臣为自己赢得了好名声,而君主则获得了光荣的称号,他们的后代一代代传承,给了他们无尽的幸福。忠臣自己被祸杀,君主处于愚昧残酷的境地,国家被灭,只得到一个忠臣的虚名。)云云。

后来,李世民会假装豁然开朗,然后说那句名言:“我会服从义和荣誉,我会向尧舜低头,虽然没有反抗。”(“魏徵行仁义助我,欲立我为尧舜之君,连诸葛亮都比不上。”)

如果这种话在史料中只出现一两次,我们当然可以认为李世民是贵族。然而,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太多次,人们难免会认为李世民是“一场秀”。

2.李世民对山东的钦佩心存疑虑

李世民在隋末已经看到了山东的力量,他一直对此心存疑虑。尤其是在皇位争夺战中,看到了山东的重要作用,而李也试图笼络山东势力。与此同时,李园也对山东权力心存疑虑。利用这一特点用山东问题攻击李,而他却经常谈论山东人物“ ”,表现出对山东集团的仰慕和怀疑心态。

早在南北朝时期,关陇集团和山东集团就一直处于不断的冲突之中。虽然最终冠龙集团获胜,但山东集团在地理和文化上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在获得权力后,冠龙集团压制了山东集团。随后山东集团联合原有的反隋势力,加剧了山东的动荡局势,影响了李唐王朝的西北战略。因此,李世民必须消除山东集团集权的离心力。

3.“山东郝杰集团发言人”魏徵

山东英雄是能够约束山东士族集团的最强大的力量。他们由隋末农民起义军首领组成,与山东士族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如果我们充分利用两种力量之间的矛盾,使它们相互制约,那么我们就可以实现山东的暂时稳定。魏徵是山东英雄的关键人物之一。无论是瓦岗寨起义,还是东宫上层集团,都不缺魏徵。这个身份既是东工集团的代言人,也是山东英雄的完美联系人。所以,如果李世民杀了魏徵,必然会导致这两股势力的不安和对立,也就失去了山东英雄集团的巨大帮助,那么山东问题就更加无解了。

李世民与魏徵关系背后的复杂原因是与山东问题密切相关。可以说,李世民需要魏徵这个工具人“ ”来稳定山东局势。李世民看到魏徵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山东集团,所以接受魏徵的进攻和建议也就不足为奇了。为了博取山东集团的支持,维护统治,“九五”最高的李世民屡遭臣下的冒犯,他的不满应该深藏于心。保持低调,等待时机的到来。

第三,翅膀满了,完全不一样

在李世民执政的早期和中后期,他的风格完全不同,他越来越怀疑他的老部长,魏徵当然知道这一点。因此,在他推荐的侯、杜相继被废黜后,他也采取了一些自救的措施。史书记载魏徵:“谏言在自记前后投桃报李,以示史官活得好。”把自己的训诫和奏折编成一本书,拿给历史学家朱绥良看。若待如侯、杜,又有之本,则必三思,乃之才。

魏徵看到了李世民内心的恐惧和残忍,也看到了李世民的伪装,急于掩饰自己杀害哥哥、逼迫父亲的行为。因此,李世民在执政后期越来越喜欢玩弄政治,也越来越在意自己的名声。作为一个皇帝,他如此在意历史的评价,这在中国历史上的皇帝中是罕见的。

四.历史真相

功成身退,解除山东集团威胁后,杀侯,罢黜杜、,并在死后立碑“,毁坏了的墓碑。此时,我们可以看到“李世民与魏徵关系的真实面目是”。而且,在侯时并没有受到惩罚。杜被罢黜后,怀疑是他的亲信,但他一直在观察。然而,由于各种条件,没有合适的机会来清理魏徵,他总是选择保持低调。

李世民与魏徵关系的假象主要受山东权力关系的影响。李世民在动荡的局势中继承了王位。他既要扫平李残余势力,又要笼络山东豪杰,对付山东士族集团,以达到稳定关中的目的,为东进朝鲜提供条件。因此,魏徵以关键人物的身份踏上了历史舞台。然而,独断专行的李世民无法容忍山东集团和魏徵的限制。所以,在解决了所有棘手的问题之后,此时两人的关系从求教和诉说建议的迷雾中,透露出原本是彼此利用的本质关系。这一对君臣共襄的好戏开始谢幕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49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