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08)  惊悚故事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冬天的黄昏,很难安静凄凉。

天空是浅灰色的,夹杂着淡淡的黑色墨水。

乌鸦嘎嘎叫着,独自飞到空中,盘旋了几圈,掉进了干草堆里。

我不太喜欢冬天的日落。

大地萧瑟,树枝笔直地立在地上,杵向天空。从地上望去,天空被无情地劈开。这么多刺的天幕让我心里又酸又累。

姐姐提着一筐干草,二哥提着一把镰刀,我跟在他们后面跑。总觉得博脖领子倒了冷风,唰的一下就麻木了。我感觉到身后有一个长长的影子,而这个影子是裸露的,试图抓住老姐姐进入黑暗。

我抖着鸡皮疙瘩,踩在脚下,抓起姐姐的草筐。

前面,有一个年代遗留下来的大土堆。有人说这是一座古墓,里面埋葬着一位皇后“ ”。在这座地下宫殿里,有九弯十八弯,有山川和亭台楼阁。重要的是,有很多“死人”。

“是鬼!”大人说,“跟我们这些活生生的人一模一样,但是我们不能呼吸,又冷又硬。”

“他们吃饭吗?”我问。

“吃。”大人说,“吃孩子的骨头。咬起来吱吱作响!”

“哇!”我们分散了,伶猴属跑了。

胆大的孩子故意跑到土堆上,在土堆上又蹦又喊,又从土堆上滑了下来。

白天,土堆雄壮宽阔,黄土地厚,寸草不生,只有鸟儿斜着飞。

土堆下,有一望无际的枸杞树,深绿色的枸杞树和鲜红的果实,形成了一个神秘的天堂。

现在,当幕布升起时,大土堆静静地蠕动着。我抬头看她,再看它,只觉得空调从心底冒出来。

风吹得粉碎。我只觉得脚下发软,但我只想把头藏在草架里。我姐姐感到很沉重。她挣扎着扭头看着我。我摇了摇电报,勉强抬起头,不顾毛的儿子照顾她的头。她闭着眼睛玩。

很快,我们到达了土堆下。当我踩在松软的土壤上时,我感到我的脚变软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55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