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9-27)  文学百科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读完江洋先生《会喝茶》第一篇孟婆茶,最后一句“私货过不了关”。儿子向我解释,是杨先生太纠结于这个世界而死。于是我想到了我悲惨的一生和我可怜的奶奶的恶业。一想起奶奶,就想起奶奶脚上那一整天都无法愈合的伤口,还有裹在伤口里的白布。在我的记忆中,当奶奶脚上的伤口发作时,会有一个孩子的嘴巴像这样大(小时候,大人这样形容),而当它好一点时,它只有蚕豆米那么大。看着它,全家人都很高兴,渴望痊愈。但是第二天打开白布,又发炎了,等等。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我奶奶的伤口没有看过医生,也许她看过医生,但是没有很好的治疗。可能当时她太穷了,没办法去城里的大医院看专家。我记得的是一个个土方。我捡了麻雀屎给奶奶包扎伤口,还有秋天后从树上掉下来的死蝉。不过我奶奶最常用的是红霉素软膏,最贵的是我爸听到土方,让她买龙骨磨敷料。

那时候我还年轻,虽然觉得心疼,但因为好玩,大部分时间都很无聊。现在想起来,心里有一阵痛。奶奶的脚被病毒感染了。我可怜的奶奶每天工作,折磨女儿,早起贪黑,拼命工作。1983年春节后,我卧病在床,再也没有起来。

说到奶奶的伤口,我实在不忍心写这个故事。每次想起这件事,我的心就会一阵绞痛。虽然是从长辈那里听来的,但听到会心碎流泪。应该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奶奶家原本有六口人。奶奶的婆婆、爷爷和我的一个叔叔相继饿死,另一个奶奶十一岁带着两个女儿,九岁带着妈妈。

应该是初秋。奶奶和她的邻居去了我们家的东南面。我不记得是去草沟还是单位了。至于做什么,我不记得老人说了什么。总之,应该是为了生计。回来的路上,她跑过一条小河时,奶奶生病了,全身都肿了,走不动了。邻居是怎么把她带回家的?我不记得长辈们说了什么。垂死的祖母躺在房子里,没有药也没有治疗。她的两个女儿都很小,她的姑姑更大,她的母亲也很小。她不敢看自己的样子,躲在门口的南瓜地里。

不知道躺了多久,阿姨的哭声把邻居吵醒了。邻居们都以为奶奶走了,赶紧过来帮我穿衣服,准备收拾东西。匆忙中,我发现奶奶醒得很慢。渐渐恢复后,奶奶告诉邻居,她去看我爷爷了,沿着门口的路往南走,看到了一栋低矮的树顶房子。她的婆婆正坐在门口摘菜。她说她饿了,想进去吃点东西。这时,爷爷过来对奶奶怒喝,说家里有两个孩子在哭。你为什么不快点回来?所以奶奶没吃饭,爷爷回来了。

我坚强的奶奶,心里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放不下,所以她没有以坚强的毅力咽下最后一口气。脚上的伤口常年不愈,是当时留下的遗产。

也许有孟婆茶,但是奶奶有太多的东西要过!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流年文学社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lnvvsun.com/65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